玻尔、哥大与丹麦馆

尼尔斯·玻尔  杨俊秀在编写的“玻尔与哥本哈根”一文中已简要地介绍了从事科学研究达57年之久、一生发表论文约115篇的伟大的丹麦物理学家原子结构学说之父,哥本哈根学派的创始人尼尔斯·玻尔(Niels Bohr,1885年10月7日~1962年11月18日),并较详细地介绍了丹麦首都哥本哈根。本文仅对杨俊秀编写的文稿作些补充,以资参考。

  一. 伟大的一生

  玻尔的父亲克里斯丁·玻尔是哥本哈根大学(下文中简称哥大)的生理学教授,母亲是犹太人,他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1903年入哥大学数学和自然科学系主修物理学。大学二年级时研究水的表面张力问题,自制实验器材,通过实验取得了精确的数据,并在理论方面改进了物理学家瑞利的理论,研究论文曾获丹麦科学院的金质奖章。1909年获科学硕士学位,1911年以关于金属电子论的论文获博士学位。不久他前往英国剑桥的卡文迪什实验室,在以发现电子而闻名的科学家J·J·汤普森(J.J.Thomson,1856—1940,1906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奖)的指导下从事研究。1912年3月到曼彻斯特大学在欧内斯特·卢瑟福(E.Rutherford)领导下工作了4个月,当时卢瑟福基于α(希腊字母,发声“阿发”)粒子散射实验的经验事实(1911年)对原子结构已提出了一个与汤普森先前的“葡萄干面包”模型迥然不同的“行星式”模型:在原子中心极小的体积内集中着带正电的及几乎原子全部质量的“核”,而带有负电的电子沿着封闭的轨道象行星围绕太阳一样围绕着“原子核”运动。

  1913年玻尔基於卢瑟福的原子核理论和普朗克(Max Planck, 1858—1947,德国物理学家,1918年获诺贝尔物理奖)的量子说,在《哲学杂志》上分三次发表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长篇论文《论原子和分子结构》,提出了崭新的关于原子结构的“定态”模型:“电子以如下方式环绕原子核作轨道运动:外层轨道不仅可以比内层轨道容纳更多的电子,而且最外层轨道上的电子数决定了元素的化学性质;当电子从外层轨道落入内层轨道时,将释放出一个带固定能量的光子,该“固定能量”由电子在内、外层轨道上的能量差决定”。

  1916年,玻尔任哥大学物理学教授,1917年当选为丹麦皇家科学院院士,1920年担任刚创建的哥大学理论物理研究所所长,在此後的四十年中一直担任该职务,起了很好的组织作用和引导作用。几十年来,哥大理论物理研究所培养了600多名外国学者,其中很多人成为世界著名的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金的就有10人以上。在量子力学的兴起时期它曾是全世界最重要的、最活跃的学术中心之一,至今仍具有很高的国际地位。

  玻尔的理论在解释氢原子光谱的频率规律方面取得了别开生面的成功,在说明星体光谱中某些线系的起源方面纠正了流行的看法,“定态”概念得到了越来越确切的实验验证,他的某些理论预见也获得了实验证实,成就是很大的。当然,该“玻尔模型” 还存在着不能很好地说明非氢元素的光谱以及根本无法说明任何一条光谱线的强度与偏振性质的缺限。很显然,初步的成功尚未达到玻尔期望一举说明各种原子和分子的形形色色的物理与化学性质,以及揭开与这些性质有关的元素周期表的奥秘的宏伟目标。玻尔接着更深入地探索了经典理论和量子理论之间的关系,逐步发展并于1918年初次阐述了他的新观点:运用经典理论(广义坐标、傅里叶系数)来描述周期性体系的运动与该体系的实际量子运动(跃迁几率)之间存在着简单的对应关系,后来这一观点被称为“对应原理”。1921年,玻尔发表了“各元素的原子结构及其物理性质和化学性质”的长篇演讲,阐述了光谱和原子结构理论的新发展,诠释了元素周期表的形成,对周期表中从氢开始的各种元素的原子结构作了说明,同时对周期表上的第72号元素的性质作了预言。1922年发现了这种元素“铪”,证实了玻尔的预言。由於对原子结构理论所作的贡献,玻尔荣获1922年诺贝尔物理学奖。1923年他接受了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和剑桥大学的名誉博士学位。

  1930年代中期物理界发现了许多中子诱发的核反应,玻尔开始关心原子核的结构问题。他创造了核的“液滴模型”:“核中的粒子有点像液滴中的分子,它们的能量服从某种统计分布规律,粒子在“表面”附近的运动导致“表面张力”的出现”,如此等等。这个模型是历史上第一种相对正确的核模型,很好地解释了不少重核裂变的实验事实;在这个基础上,他于1936年又提出了复合核的概念:低能中子在进入原子核内以后将和许多核子发生相互作用而使它们被激发,结果就导致核的蜕变。1939年当L.迈特纳和O.R.弗里施根据O.哈恩等人的实验提出了重核裂变的设想时,玻尔与J.A.惠勒立即对裂变过程进行了更详细的研究,他们在论文中正确地指出是铀-235而不是铀-238的慢中子引起了上述裂变。这方面的研究开创了人类释放核能的新纪元,对后来发展原子弹都具有重大的意义。

  1937年5月20日--6月7日,玻尔与夫人及儿子奥格·玻尔从日本中国进行访问,在上海杭州、南京,北平等地参观了科学、文化机构,并作学术报告。中国著名物理学家王淦昌曾著文介绍了这次访问的情况。

  1938年前苏联发生了疯狂性的肃反扩大化运动,该年4月,29岁的前苏联最杰出的理论物理学家列夫·达维多维奇·朗道(Lev D.Landau,1908—1968,1962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奖)在莫斯科被捕,玻尔闻讯后立即仗义执言给斯大林写信,请求释放人类中不可多得的天才理论物理学家朗道。(注:1929年,21岁的朗道曾到玻尔的研究所作访问研究,玻尔很赏识这位年青的理论物理学家。)

  1939任丹麦皇家科学院院长(直至去世)。

  1940年德国军队占领了丹麦。由于众人皆知玻尔坚决反对纳粹,还由于他母亲是犹太人,其处境十分危险。1943年玻尔携全家逃出了被纳粹占领的丹麦,同时还帮助许多丹麦籍的犹太人潜逃出境。

  1944年玻尔在美国洛斯阿拉莫斯(Los Alamos)实验室以曼哈顿计划顾问的身份参加了原子弹的研制。

  1945年玻尔返回哥大领导理论物理研究所(直到1962年为止),同时还致力于推动原子能的和平利用,并一直为对原子能的应用实行国际性控制而奋斗。

  1947年丹麦政府为了表彰玻尔的功绩,封他为“骑象勋爵”。

  1950年玻尔在致联合国的一封公开信中提出全人类需要“开放世界和合理的和平政策”。

  1952年玻尔倡议并协助建立了欧洲原子核研究中心(CERN)并曾任主席。

  1955年玻尔领衔推动在日内瓦召开的第一届国际和平利用原子能会议,他参与创建了北欧理论原子物理学研究所并担任管委会主任。同年丹麦成立原子能委员会,玻尔被任命为主席。

  1957年获得第一届“美国和平利用原子能奖”。

  1962年其子奥格·玻尔来我国访问。访问期间他促成丹麦与中国达成一项长期学术交流协议。正当我国物理学界期待尼尔斯·玻尔重访中国时,这位伟人不幸于1962年11月18日在丹麦的卡尔斯堡寓所中突发心脏病逝世

  1965年玻尔世三周年时,哥大学理论物理研究所被命名为尼尔斯·玻尔研究所。

  玻尔生有五子,其中阿基·玻尔(Aage Nield Bohr, 1922— )因原子核结构方面的研究获得1975年诺贝尔物理奖,一个家庭有两位学者能获得诺贝尔物理奖,这在物理学史上也是不多见的。儿子奥格·玻尔于1973年再次访问中国,他继承父亲的遗志,邀请我国中青年物理学家到玻尔研究所从事合作研究,为培养我国原子、核物理专家作出了贡献。

  1985年10月,为了纪念玻尔诞辰一百周年,在丹麦举行了一系列庆祝活动,其中包括纪念会和“原子和原子核碰撞的半经典描述”、“量子场论的最近发展”、“原子核结构”学术报告会。10月4日至7日在哥本哈根举行“尼尔斯·玻尔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会”。

纪念会与会代表三百多人,来自十九个国家,我国代表有杨福家、曾谨言等五人。会议的最后一天是在古老的哥大举行的,上午在大学门口广场上的玻尔雕像前举行了一个简短的仪式,然后是一些充满情谊的回忆报告。下午的会上,丹麦女王和他的母亲(前女王)出席纪念会,哥本哈根大学的校长和院长们穿着礼服,乐队与艺术家的表演与科学家的报告交叉地进行,整个会场显得庄严又活跃。中国物理学会、化学会、核学会、光学会、生物物理学会、核物理学会、高能物理学会和北京化学会也于1985年11月1日在北京联合举行隆重的“尼尔斯·玻尔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会”。

  1997年IUPAC正式通过将第107号元素命名为Bohrium,以纪念波尔。

  玻尔是世界上最受爱戴的科学家之一。而且由于他的品格和人道主义而受到喜爱和仰慕。他热爱祖国,以他的决心和胆识,谢绝各种外来的高薪聘请,在一个人口不到五百万的丹麦国建立起物理学的国际中心,把哥本哈根建成了全世界物理学家朝拜的“圣地”。

  玻尔一生得到过很多荣誉,除诺贝尔物理奖外,还获得过英国、挪威、意大利、美国、德国、丹麦给予科学家的最高奖赏,他获得的各种学术头衔、名誉学位,会员资格比任何一位同时代的科学家都多。

  我国著名的物理学家周培源、胡宁、张宗燧曾经在玻尔研究所进行过短期工作;冼鼎昌、杨福家、卓益忠、曾谨言等十余名中青年物理学家也增应邀到玻尔研究所作访问学者,可惜均未能象俄罗斯的朗道那样达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卓越高度。

  虽然玻尔最初的原子结构学说在五十多年前就已被取代,但是他仍不愧为20世纪中可与爱因斯坦并驾齐驱的、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之一。其理由有如下几点:

  1)他的学说的某些重要方面仍被认为是正确的,例如,他认为原子只能存在于某些不连续能级上的观点是所有后来的原子结构学说的一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即使现代物理学认为玻尔原子图像实际上不正确,玻尔的原创仍具有巨大的启发价值。

      2)玻尔的“对应原理” 给量子力学发展带来启发与推动力,在当时的学术水平上成了从经典理论通向量子理论的桥梁,催生了海森伯的矩阵力学的诞生。历史已证明他的那个早被取代的理论是现代原子学说和量子力学的起点。

  3)玻尔的历史性贡献不可磨灭的原因不仅由于他的“液滴模型”、“复合核”等等这些颇为简单的图像至今还颇有用处,更重要的是他敢为天下先,不断以自己的创新性见解领军、启发了物理学界后续的大量的研究工作。著名物理学家费曼曾说“二战时期的玻尔如同物理界的神一般处处受到大家的尊敬”,这是不过分的。总之,玻尔一生奋斗,总在不断地进取与创造,为后来人树立了光辉的榜样。

  二. 哥本哈根学派与哥本哈根精神

  玻尔学说代表着对经典物理学说的一次彻底突破。一些富于想象力的科学家(如爱因斯坦)迅即称颂玻尔的论文是一部杰作,虽然起初有人对他的新学说提出质疑,但玻尔仅立足于几个简单的假设,就能以惊人的准确性解释氢原子辐射的所有谱线的精确波长,所预言的、先前并未观察到的谱线得到了进一步实验的验证,在当时真是破天荒的成就。

  不过,玻尔的学说不久就陷入了困境,主要问题在于玻尔学说虽然成功地解释了只有一个电子的原子(如氢原子)的光谱的波长,但是它不能精确地预示多电子原子的光谱状况。深受玻尔学说在解释氢原子方面的绝对成功的启发,有些物理学家寄希望于仅对它稍加修正就能获成功的幼稚之举。但是,玻尔首先认识到“稍加修正”是无济于事的:他的理论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只是经典与量子理论的混合物,必须“另起炉灶”才行。作为过渡,1928年玻尔首次提出了著名的「互补原理」,试图回答当时关于物理学及哲学的一些问题。其基本思想是:任何事物都有许多不同的侧面,对于同一研究对象,承认了它的某些侧面就不得不放弃其另外一些侧面,在这种意义上它们是“互斥”的;另一方面,那些暂时放弃的侧面却不可完全废除,因为在一定的物理条件下,还必须用到它们,在这种意义上说二者又是“互补”的。因此,追究既互斥又互补的两个方面中哪一个更为“根本”,是毫无意义的,人们只有而且必须把所有方面连同有关的条件全都考虑在内,才能而且必定能得到关于事物的完备描述。「互补原理」指出了宏观与微观运动以及不同领域相似问题之间具有对应关系,指出经典理论是量子理论在一定极限条件下的近似,按照[互补原理]指出的方向,可以由旧的经典理论推导出新的量子理论。

  1925年海森堡(Wemer Heisenberg, 1901—1976,德国理论物理学家,1932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奖)在[互补原理]的启发下,寻求与经典力学相对应的量子力学的各种具体的对应关系与对应物理量,从一条新途径建立了矩阵力学。后来薛定谔(Erwin Schr?dinger, 1887—1961,奥地利物理学家,1933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奖)、狄拉克(Paul Adrien Maurice Dirac, 1902—1984,英国理论物理学家,1933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奖)在发展量子理论的过程中也曾受到[互补原理]的启发。又是玻尔首先敏锐地领悟了“量子力学”的真理性,立即拥护新学说,帮助宣传、推进新学说。今天,量子力学已成功运用在化学键理论、晶体结构、金属态、原子辐射、激光物理等等方面,人们难以忘记玻尔在促进量子力学的系统化与完善化所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玻尔认为涉及到研究微观客体的运动规律,因果性概念已经不够用了,必须用互补性概念这一“更加宽广的思维构架”来代替它,因此他说,互补性是因果性的“合理推广”。虽然量子力学的哥本哈根诠释论述了物理学、生物学、社会科学和哲学中的许多问题,对学术界产生了相当重要的影响,但遭到了坚持“决定论”的爱因斯坦及薛定谔等人的反对。从此,正、反双方开始了历史上很少有先例的学术大论战。最有名的一次争论发生在第六次索尔维会议上,爱因斯坦提出了「光子盒实验」,以求驳倒“海森堡测不准关系”,玻尔当时无言以对,但冥思苦想一晚之後,便以巧妙的反驳使得爱因斯坦不得不承认“海森堡测不准关系”是自洽的。这场论战已经持续了好几十年,至今并无最后的结论,而且看来离结束还很遥远。

  有趣的是年轻有为、对发展量子力学作出过重大贡献的杰出理论物理学家,如海森堡、泡利(Wolfgang Pauli,1900—1958,奥地利物理学家,1945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奖)、狄拉克等人都在哥大做过研究工作。玻尔以自己的崇高威望在他周围聚集了国内外一大批杰出的物理学家,成功地建立了世界一流的理论物理学派——哥本哈根学派。该学派所以能在创建与发展量子力学方面取得辉煌的成就,主要原因是在玻尔身边创造了闻名于世的“哥本哈根精神”,即谦虚坦诚、自由平等、勇与创新的学术讨论和充分国际合作的精神。正是这种优良的精神品德使得哥本哈根学派坚持从实验事实出发建立理论,并以实验结果检验理论的正确性,从而找到了解决量子力学问题的正确途径,建立了矩阵力学,发现了测不准关系,提出了量子力学的统计解释,为现代物理学的革命性发展建立了卓越的功勋。直到今天,很多人还在称颂:“哥本哈根精神”在国际物理学界是独一无二的精神。

  三. 趣闻与轶事

  1.“不怕承认自己是傻瓜”

      曾经有人问玻尔:“你是怎么把那么多有才华的青年人团结在身边的?”他回答说:“因为我不怕在年青人面前承认自己知识的不足,不怕承认自己是傻瓜。”实际上,人们对原子物理的理解,即对所谓原子系统的量子论理解始于20世纪初,完成于20世纪20年代,而玻尔的充满着高度创造性、锐敏洞察力与带有批判性的精神,始终指引着他的事业及“哥本哈根学派”不断深入发展的方向。

  2.玻尔虽PK爱因斯坦,但他们是真挚的朋友

  1920年年轻的玻尔第一次到柏林讲学,他与爱因斯坦相见恨晚,由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但是,也就是在他们初次见面后,两个人便在对近代物理的认识方面产生了分歧并随之展开了终身的论战。他们只要一见面,就会唇枪舌剑,辩论不已。1946年,玻尔为纪念爱因斯坦70寿辰组织文集、撰写文章。当文集出版时,爱因斯坦则在文集末尾给出个长篇《答词》,尖锐地反驳玻尔等人的观点。他们的友谊长达35年,他们的论战直至爱因斯坦去世,也长达35年之久。然而长期的论战丝毫也未影响他们互相关心,互相尊重,始终是好朋友的深情厚谊。玻尔高度评价他与爱因斯坦的争论,认为这种争论是自己“许多新思想产生的源泉”;而爱因斯坦则高度地称赞玻尔:“作为一位科学思想家,玻尔所以有这么惊人的吸引力,在于他具有大胆和谨慎这两种品质的难得融合;很少有谁对隐秘的事物具有这一种直觉的理解力,同时又兼有这样强有力的批判能力。他不但具有关于细节的全部知识,而且还始终坚定地注视着基本原理。他无疑是我们时代科学领域中最伟大的发现者之一。”

  3.玻尔很赏识费曼(Richard Phillips Feynman,1918-1988, 美国物理学家,1965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奖)[注:关于费曼,请阅读沈苏雯(满族)编写的“理查德·费曼与纽约”一文]

  二战期间,费曼也曾在美国Los Alamos实验室工作过。当时,玻尔是物理学家心目中的“神”,而费曼只是个“小兵辣子”。一天,玻尔与他的儿子小玻尔(注:当时他们化名分别为尼古拉·贝克与吉姆·贝克)出席一个讨论会。想一睹玻尔风采的与会者都抢着坐满了会场前面的位置,不过费曼却缩在一个角落里,玻尔记住了这位年青人。举行下一次会议的那天早晨,玻尔让小玻尔用电话约费曼早上8点与他们父子在办公室相见。他们三人就如何提高原子弹的威力进行了大约二个小时的反复推敲与争论,然后玻尔才说道:“我想现在我们应该把大头头们叫来讨论了。”会后小玻尔向费曼解释他父亲为什么要单找费曼这个小字辈先讨论大问题。原来在上一次会议时老玻尔就对儿子说过:“记住坐在后面的那个小伙子的名字了么?他是这里唯一不怕我的人,只有他才会指出我的想法是否疯了。所以下次我们讨论想法时,将不与那些只会说‘是的,玻尔先生,这一切都行得通’的人讨论。要把那个小家伙叫来,我们先跟他讨论讨论。”费曼恍然大悟:玻尔最赏识不怕他的学者,不喜欢盲目崇拜与随声附和者。

  四.  哥本哈根大学

  哥本哈根大学(丹麦语K?benhavns Universitet),位于丹麦王国首都哥本哈根,是丹麦最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综合性大学。教职员工逾六千人,在读学生总数约33000人,女生占半数以上。校园散落在市区里和城市周边,最古老的部分则位于哥本哈根古城区。哥大是斯堪的纳维亚地区第二个古老的大学,它和位于日德兰半岛奥胡斯大学同是丹麦国内享有国际声誉的教育和科研机构。在哥大,多数课程是用丹麦语来教授的,但为了吸引国际学生,也有若干专业以英文德文来授课。

  哥大始创于1479年,是丹麦的第一所大学。和欧洲其他国家早期的大学一样,哥大最初也是天主教会创建,以培养教士、传播基督教思想为职责。早期哥大的专业设置,除神学外,还包括法学医学哲学。1573年马丁·路德新教改革之后,哥大得以重建,并从天主教大学转变为新教大学。在1675至1788年之间,哥大引进了学位考试制度。这种制度最先应用于神学院,之后向其他学院推广。到1788年,所有专业的学生都被求参加学位考试及格才能获取学位证书。1801年,英国丹麦交战,哥大里不少古老建筑被英国的炮轰摧毁,36年后新的主楼才得以落成,图书馆、动物学博物馆、地质博物馆、植物园和温室等建筑都是在这段时间内建成的。六大学院之一的技术学院也诞生于这一时期。1842年—1850年,哥大进行了大规模的院系调整,原来的医学院和外科医学研究所合并为保健科学学院;1848年,法学院中增添了新兴的政治学科;1850年,数学自然科学专业从哲学院中分离出来,设为一个独立的学院;1877年,哥大录取了第一位女学生;1960年—1980年是哥大发展的黄金时期,学生人数从6000增加到26000,教职员工人数也相应地大规模增加;此外,这一时期内还兴建了新的动物学博物馆,以及以物理学家奥斯特和克罗赫命名的研究所;学校还在阿玛格岛上建立了新的校区;哥大于1970年颁布了施行民主化管理的新校规并在实践的基础上不断地进行修订;1973年起丹麦所有的高等教育机构已采纳哥大的民主化管理校规;1990年—1993年,该校所有专业都有了授予学士学位的资格;1993年,法学专业脱离社会科学学院而成立法学院;从1994年起,大学面向国家所确立的“要成为世界上首批达到二氧化碳零排放国家”的战略需求,不仅要继续为实现以知识与创新为基础的经济增长培养人才,更要为以转变成绿色经济为生产方式的可持续发展培养人才,于是新开设了环境科学、南北关系和生物工艺学等专业,并在政策上给予倾斜。从1996年至今,哥大陆续建造了一批新的建筑,包括人文科学学院大楼和生物工艺学研究中心。目前哥大有神学院、人文学院、社会科学学院、法学院、理学院、生命科学学院、健康科学学院和药物科学学院等八大学院。

  哥大的人权学、法学、医学、物理等在当今世界都很有名气,哥大的毕业生几乎达到100%的就业率,而且做的都是律师、医生等最好的职业。以前,学校的毕业生去政府部门的比较多,最近几年,每年都有一半学生进入民营企业。

  丹麦原来是个对国内、外学生都实行免费教育的国家,但从2006年开始对非欧盟国家的留学生收费。不过学校同时提供300多种奖学金,国内、外学生一视同仁:只要足够优秀,教育依然免费。总之,哥大欢迎并期望来自世界各地的丑小鸭能在哥大变成白天鹅。

  哥大一角

  哥大的地质博物馆

  五.  安徒生童话、小美人鱼与世博会

  小“美人鱼”铜像

  1913年丹麦雕刻家爱德华?艾瑞克森(Edvard Eriksen)根据安徒生童话《海的女儿》铸塑了一尊闻名全世界的小“美人鱼”铜像,近百年来,小“美人鱼”一直坐在哥本哈根朗格宁海湾的长堤公园(Langelinie)内的一块巨石上注视着哥本哈根海港的潮起潮落。这个哥本哈根市的地标象征物亲历了海水从蔚兰、清彻到她自身整日蓬头垢面、海湾又重新有了格外清新空气的近百年历史,此次她(连带基石和取自哥本哈根港口的100万升海水)肩负宣传环保意义的重大使命于3月26日第一次向她的祖国和乡亲们告别,将通过海、陆、空的交通工具远涉重洋抵达上海世博会,装点以“梦幻城市”为主题的丹麦馆。

  童话大师安徒生(1805-1875)出生在丹麦的第三大城市奥登塞(Odense)的贫民区中,少年时起就对舞台感兴趣。他从当一名小配角开始,到创作剧本,到发表童话故事,到声名鹊起,一共创作了168篇童话和故事、三部自传和许多诗歌及游记。因为《丑小鸭》、《卖火柴的小女孩》、《海的女儿》、《皇帝的新衣》等等这些脍炙人口的童话故事,安徒生使丹麦冠上了“童话王国”的美誉。安徒生没有到过我国,也不知道他的童话故事会在20世纪中传遍占世界人口1/4—1/5的中国。但据传,安徒生大师非常喜爱中国。笔者不清楚的童话最早在什么时候被介绍到中国,但《新青年》1919年1月号上有周作人先生翻译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说明至少在“五四运动”时期,安徒生已在中国的刊物上与中国人民交往了。1949年之前,郑振铎、茅盾、赵景深、顾均正等名家先生们翻译过安徒生的作品,1949年以后,《卖火柴的小女孩》、《海的女儿》、《丑小鸭》、《皇帝的新衣》等等安徒生童话故事更是一再出版发行,更是一代代中国小朋友非常喜欢的、必读的童话作品。

  丹麦建筑师比亚克·英厄尔斯在访问我国时发现:“中国人民同丹麦人民一样视安徒生为伟大的童话作家”,于是他就萌生了让小“美人鱼”铜像亲赴上海,以一位优秀的形象代言人的身份为中丹两国人民的文化交流作出贡献的创意,这个想法经过丹麦有识之士长久而激烈的辩论后予以赞成。在上海世博会上,丹麦展馆将占地3000平方米,其外形犹如一个具有动感的白色螺旋体,上、下两个轨道恰似两个上、下重叠又倾斜的圆环,以童话与时尚元素的交相辉映体现传统与现代的交融,展示丹麦城市的环保特色。上层圆环(环形轨道)的坡道上将放置若干辆设计新颖或具各种用途的自行车供游客在馆内、外免费使用,以体验丹麦人在安徒生家乡奥登塞市所过着那种“环保与健身相结合”的低碳生活;圆环中央是一个下沉式的“迷你“(mini)“海滨广场”,小“美人鱼”铜像将在那儿与游客们零距离接触,陪伴游客或在水中嬉戏,或在广场外围的草坪上休息、野餐;丹麦馆外墙的立面上有许多孔,阳光和自然风能穿孔而入;到了晚间,镶嵌在展馆外墙上的3750盏节能灯一起熠熠生辉,将令丹麦馆更加动人。丹麦官方期待以真实地、生动地再现丹麦童话故事的方式到上海世博会宣传环保理念,使自己国家广受关注,并能使名为“美好哥本哈根”的旅游宣传活动在亚洲最重要的中国市场引起强烈的反响。

  朋友们,如果我们没有机会去哥本哈根旅行,但只要到上海世博会的丹麦馆就可以触摸儿时的美好梦想,亲身接近那个哀伤而优美的故事,带回最纯粹、完整的“安徒生童话”噢!

本网站由上海市科技信息中心信息维护 沪ICP备05018688号